用户名: 密码: 记住

万事如易:第八百一十五章 番外 三十九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万事如易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
    薛睿回头看到她焕然一新的样子,心口乱悸,别人冬日穿红穿黄才能显出暖人,只有她配上这样冷冷的色调,一样的相宜,并有十分的风姿,难得一见的娇态更是让他瞧得心都化了。

    余舒望见他炙热的眼神就知道她今日妆扮对了,撩了他一眼,转头同弟弟说: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。

    余修咧嘴笑道:胡天儿约了我下午陪他去给他小妹妹挑选生辰礼,爹就让我先回家了。正好在门口撞见王爷,我替你待客,嘿嘿。

    胡父托了余舒的福,没被罢官逐家,仍在礼部做侍郎,可惜他岳父大理寺卿郭槐安虽有栋梁之才,奈何一心致仕,不愿留在朝中,薛睿念着当初情分,求得燕帝恩准他告老,未有加罪。

    你们要出门是吧,那快去吧。余修起身往外走,路过余舒身边,背对着薛睿冲她眨了眨眼睛,回头道:王爷别忘了咱们刚才说好了,您有空带我上郊外骑马打猎呀。

    薛睿答应,等他走没了影儿,再对余舒道:你都告诉他了?小修之前对他的新身份有些排斥,今日一反常态同他亲近起来,可见是知道了什么。

    余舒语气无奈:谁让这小子念念不忘他的薛大哥,要不对他透点口风,只当我是个负心人呢。

    你们姐弟两个都是重情之人。薛睿上前去牵过她的手,低头细看她眉眼,一个侧身遮去了客厅门外的视野,凑到她眉心处轻轻啄了一下。

    阿舒怎样都好看。

    余舒一根指头戳着他的下巴将他的脸推开,眼角嘴角都是笑:我们上哪儿去?

    随处走走,薛睿卖了个关子,就这么拉着她朝外走,余舒抽了两回没能把手抽回来,就由他去了。前院儿当值的几个下人瞧见了,多是偷偷一笑背过身去,省得这一对儿不自在。

    薛睿一直将她带到马车前,扶着她的腰上车,车帘垂下,他方才吐露心声:当初必须要假借兄妹之名才能与你亲近,偷偷摸摸与你相见。我盼了这么久,总算可以堂堂正正地走在你身边。

    余舒被他这句话勾起一丝心酸,挽着他的手臂靠在他肩上,轻声回应:我何尝不是盼望今日呢。

    薛睿心满意足,不再感慨过去,转而同她谈论起婚事:咱们的婚期定在腊月,再有半个月王府布置妥当,就让礼部将聘礼送上门,那是皇上的恩典,因为国库空虚,不会太丰厚就是,你不要委屈,回头我再补给你一份。

    余舒闻言抬头,提醒他道:你那一份不是早就给了我么。五年前他们分别之时,他就将全部身家当成聘礼郑重其事地交给了她,忘机楼是他的一片心血,那五万两黄金就是他的家底。他能为她付诸所有,她还有什么好委屈的

    两人坐着马车,从城北到城南,一路走走停停。薛睿说要带她出门游逛,却不是漫无目的,而是故地重游,先是去了秋桂坊,他们自义阳一别之后在京城重逢的那条街上。

    你在这间茶楼门外摆过算命摊子,还记得么?薛睿坐在车里,指着街对面的老旧茶楼。

    当然记得了,余舒想起来又气又笑,那天我丢了人,全被你瞧见了,你还装作不认识我,真是可恶。

    薛睿摇摇头,指着茶楼底下一个座位,告诉她:那你一定不知道,因为看见你受人欺负,我将这条街上收租子的帮派调查了一番,把他们背后的靠山揪了出来,狠狠收拾了一通替你出气。

    啊?余舒根本没听他说起过。

    薛睿让车夫继续往南走,很快就到了另一个余舒熟悉的地方,回兴街上有条巷子,巷子里有间小院儿,是她在京城第一个落脚的地方。那时候她和小修、景尘,还有夏江敏就住在一个屋檐下。

    马车停在路边,薛睿和她下了车往前走,这附近住的都是寻常老百姓,乍见一对锦衣华服的男女出现在路口,纷纷侧目。

    薛睿和余舒都不在意旁人的目光,走过人多的地方,快到巷子口,薛睿突然停下来,余舒越过他两步,回头看他,怎么了?

    薛睿幽幽道:你一定不知道,你住在这儿的那段时日,我每次送你到巷口,都要看着你人不见了才舍得走,总盼着你能回头看我一眼。那时她心中另有所属,对他是避之唯恐不及,若非他锲而不舍,哪里等得到她回头。

    余舒愣了愣,从他简短的话语当中体会到他当日的失望与落寞,心上颤动,脱口对他道:这还不简单,你站着别动。

    她一边说,一边后退,背过身朝前走了一步,回过头看他一眼,再背过身朝前走一步,再回头看他一眼,就这么一步一回眸,直到他脸上满是笑容,灿烂得连夕阳都不如。

    离开回兴街,薛睿又带着她去了他们姐弟同赵慧一家人原先在城南住的老宅子。去了春澜河上观赏双阳会的琼宇楼。去了他们夏日泛舟的玉狮湖。当然,还有他们二人定情的忘机楼。

    每到一个地方,他都能说出一件她所不知道的事情,让她既感动又心疼,为他的守候,更为他的真心。

    当夜幕降临,马车停在了定波馆门外。天黑之后,气温骤降,薛睿为她系上披风御寒,牵着人进了内院。忠伯早等着他们回来,见了余舒,欠身问候:许日不见,姑娘可好?

    余舒冲他点点头,和颜悦色道:忠伯这些日子照顾王爷辛苦了。

    忠伯笑呵呵地,不辛苦不辛苦,都是老奴的本分。园备好了酒菜,王爷同姑娘且移步。望着他们携手相伴的身影,神色十分的欣慰——他能替死去的老爷看着大公子成家立业,也算报了恩。

    定波馆的园不同别处,这里有一口天然的湖泊,湖水极深,是以湖面上架着一座长逾三十丈的石桥,因为桥梁上雕刻着百鸟腾飞的彩绘,每到夜晚宁静的湖面上倒影出璀璨的星空,整座桥就如同架设在银河上,所以被人戏称鹊桥。

    可惜今晚月明星稀,桥上也没有灯光,湖面漆黑一片,看不到鹊桥腾空的美景。

    湖边水榭中摆放着一桌精致的酒菜,四角安置了炉火烘暖,两面竹帘垂下,遮住了阵阵东风,让人丝毫不觉得冷,有那一轮银月相伴,增添了不少趣致。

    我敬大哥一杯,愿你身体安康,心想事成。余舒斟满了酒杯,敬给薛睿。

    《万事如易》好看又经典的重生小说全文字更新,牢记网址 : http://www.regishd.com/html?d=wsry43.html
上一章        万事如易章节目录      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